天线宝宝

华为声称自己是一个绝对的5G领导者是真正的公牛还是吹牛大王?

最近,华为5G频频成为国内外的头条新闻。然而,在国际社会,正是因为华为5G的安全风险和许多国家的警惕性,公众舆论才聚焦于华为5G。在中国,“华为5G绝对领先”和“被美国压制”等各种观点激起了公众舆论。

事实上,早在美国政府指出华为5G的安全风险并呼吁国际社会保持警惕之前,“5G”就已经成为当前的热点。

华为5G“绝对领先”?在今年2月的世界移动大会上,华为以其5G解决方案高调亮相,并在官方网站上宣称“华为在5G解决方案方面保持绝对领先优势”。

这不是华为第一次吹嘘5G是世界领导者。

据新浪科技报道,2018年1月,华为董事长梁华在一次媒体会议上表示,华为5G技术比业内其他公司领先至少12至18个月。

大陆主流媒体和新兴的自我媒体几乎压倒性地主张华为5G绝对领先,美国正试图抑制中国的技术发展。

更不用说美国政府多次声明抵制华为5G是基于其安全风险。下面,从一个更容易理解的角度,让我们看看华5G有多少头牛。华为5G的实力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种是5G终端,比如今年早些时候推出的5G基带(通信)芯片Ba Long 5000。另一个是5G基站,如今年早些时候推出的华为天钢核心通信芯片。

5G能否奏效并不取决于广告,而是取决于公司产品和技术的有效性。它不在于吹嘘,也不在于公共关系和舆论控制。关键在于这些产品或技术能否真正促进技术创新或提高实际效率。

华为5G也是一样,不看它自夸或舆论造势,而是要看实效。华为5G也是如此,这不取决于它的吹嘘或公众舆论,而是取决于实际结果。

虽然我们普通人不熟悉通信技术,但我们可能无法直接看到华为5G是否正常,但我们可以从行业的认知和态度中窥见一斑。

首先看看华为的巴龙5000基带芯片。

华为及其公关宣传在中国大陆创造了巨大的公众舆论,吹嘘巴龙5000是“世界第一”、“世界最强”、“世界最快”和“谁在与别人竞争”…然而,今年4月“苹果乞求华为5G跪下”的闹剧暴露了华为5G对行业彩票排名的真实看法的底部。

4月初,华为宣布准备向苹果提供霸龙5000,并将只出售给苹果。

当时,华为5G和霸龙5000被中国内地媒体大肆宣传,好像他们已经超越了5G的霸主高通。

然而,高通公司和苹果公司突然宣布和解,高通公司成为苹果公司唯一的5G基带芯片供应商。

在通信行业,高通公司一年到头都占据着主导地位,包括5G,其技术和产品质量被公认为行业顶尖。

苹果以提供最高质量的手机而闻名。多年来,其手机通信芯片主要使用高通和英特尔基带芯片,但后者往往因性能不佳而受到消费者的不良评价。

苹果和高通宣布和解后,英特尔立即宣布退出5G基带芯片业务。

“苹果向华为索要5G芯片”的闹剧只是昙花一现。真相大白,尽管华为有能力生产5G基带芯片,但它在市场上的地位仅仅是苹果和高通谈判的烟雾弹,远非世界上最强的,更不用说“谁在与高通竞争”。

这是华为5G实力在行业中的真正定位。

华为今年的40 5G订单没有一个是在中国大陆下的。华为一直在通过高调宣传赢得全球最大数量的5G订单来提升其5G“绝对领先地位”。

根据华为的季度报告,截至3月底,华为已经签署了40份5G商业合同,居世界第一。据估计,到5月份将有100,000个5G基站发送到世界各地。

然而,华为的40 5G商业合同没有一份来自中国大陆。

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华为5G产品线总裁杨朝斌在深圳年度分析师峰会上表示,在40份5G商业合同中,23份来自欧洲,10份来自中东,6份来自亚洲(1份来自中国香港),1份来自非洲,没有一份来自中国内地。

杨朝斌说,“虽然我们在大陆做了很多测试,但没有一个是商业化的。

“华为在全球有40个5G订单。为什么中国大陆没有三大运营商(中国移动、中国联通和电信)?华为没有对此做出解释,但中国内地媒体迅速解释说,正是因为日本尚未发放5G许可证,运营商尚未获得5G许可证,他们才没有向华为下订单。

“没有许可证,就没有订单”,这个论点似乎不适用于5G基站订单。

由于大多数国家的5G许可证早在今年下半年就已经拍卖,有实力建造5G的电信运营商当然不必等到赢得许可证后再下订单。

此外,事实上,华为近年来没有赢得国内电信运营商发布的许多5G测试订单,因此在季度报告中被忽略。

然而,为什么号称“世界上最强”的华为5G基站在国内不受欢迎?关键不在于看广告,而在于实际结果。

对于运营商来说,这取决于他们是否高效和有效。

华为能够赢得全球5G基站订单最多的主要原因是成本优势。华为的低价加上出口信贷的成本优势是该行业公开的秘密。

华为不仅被美国政府和情报机构指控从小日本获得巨额财政补贴,而且小日本国家开发银行(CDB)对华为的非同寻常的支持(出口信贷)长期以来一直是华为全球扩张的象征性竞争优势。

但对于中国内地的电信运营商来说,如果没有CDB方面青睐的华为产品,他们的竞争力将大幅下降,甚至被中国内地舆论誉为“世界最强”的华为5G基站也不例外。

这在国内三大运营商最初购买5G设备时也很明显。

2018年11月,中国移动、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与诺基亚签署了5G框架协议,订单总额为20亿欧元。

与此同时,瑞典电信设备制造商爱立信也在世博会上与三大运营商达成框架协议,以促进5G部署。

当时,中国大陆的媒体和互联网迅速掀起舆论浪潮,批评三大运营商“不爱国”。

为了发动“舆论”,利用小日本的“政治正确性”向国内运营商施压,迫使电信运营商选择华为部署5G,这一波运营符合华为“不买华为,不爱国”的手机营销策略。

今年2月,中国移动发布了第一批5G规模的网络建设,购买了500个5G基站,其中一半分配给华为。

尽管中国移动的订单数量很少,但这被解释为国内运营商购买5G基站的意向,这种意向已经改变,并开始偏向华为。

换句话说,华为自称“世界上最强”的5G基站不仅依靠成本优势获得海外订单;即使在国内,获得订单的也不是技术,而是来自小日本运营商的政治压力。

华为专利能引领5G把握未来吗?客观地说,华为在5G领域的确有一席之地,依靠日本的全力支持,以成本和资本优势向海外出口5G基础设施。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美国等民主国家将防范和抵制华为5G,因为华为与日本的关联使得华为5G的安全风险不言而喻。

然而,华为真的在引领5G并掌控未来吗?根据德国专利数据公司Iplytics的最新统计,截至2019年4月,华为拥有5G标准所需的1554项专利,居世界第一。

这些数据显示,华为确实在5G领域投入了大量资金,并已成为5G领域的主要参与者之一。

然而,5G只是一个开放的国际通信标准,并不是划时代的技术。

此外,5G网络标准仍在讨论和制定中。高通、华为、爱立信和三星都是5G的主要参与者,他们推出自己的5G产品,并在5G标准上争夺更大的话语权。

简而言之,在5G领域,目前所有主要玩家都只是独立的一方,没有人能像高通一样在3G和4G领域占据主导地位。最终,谁的5G专利更受欢迎取决于未来市场的选择。

至于“5G大师,掌握未来”和“华为引领5G”的言论,只是对小日本的洗脑宣传,是为了小日本的政治目的。

事实上,5G本身在科技领域仍有争议。

近年来,内地专栏作家刘铁一再指出,包括华为在内的通信技术公司推广的5G,就当前技术而言,并没有比4G更好地提高整个系统的效率,而是通过暴力堆积来提高性能。代价是基础设施成本呈几何倍数增长,这也是中国三大电信运营商在5G领域不活跃的原因。

坦率地说,现有5G技术的效率和效益提高并不划算。如果投资过大,一旦未来新的5G甚至6G得到显著改善,运营商可能面临巨大的投资失败。

最新数据显示,中国电信运营商对5G的投资并不十分积极。

据《中国商报》报道,中国联通研究院院长张云勇今年3月指出,中国三大运营商的5G投资最终将需要约2万亿元(人民币,下同)。

然而,三大运营商目前的投资计划远未达到这一数字。

今年,中国移动在其2018年业绩报告中表示,2019年5G投资计划不到172亿元。

据估计,中国移动将在2019年建设30,000至50,000个5G基站。

中国联通在业绩会议上透露,2019年5G投资将达到60-80亿元。

根据中国电信的财务报表,2019年5G投资预算为90亿元,5G基站数量预计将增加至2万个。

据估计,2019年,三大运营商新建的5G基站不到10万个。

与5G和4G建设相比,分析显示,在4G建设的第一年,中国运营商开通了100多万个4G基站,在两年多的时间里4G覆盖率提高到90%以上。

刘铁认为,国内运营商对5G不感兴趣,正是因为5G技术升级是错误的,强制部署不会超过好处。

然而,在中国大陆看来,5G似乎代表着未来,华为5G是世界上最好的。

然而,在中国的5G热潮中,华为最大的优势似乎既不是交换机,也不是5G,而是其公共关系宣传,即控制中国公众舆论。

发表评论